成人网站欧美

“带她进入阴阳家的那人是阴阳家最高领袖东皇太一,其人修为通天,早已破入悟虚,甚至更高,数百年来,阴阳家一直的谋求神都九宫之位齐聚。”

“神都九宫,太一无上,日月星环绕,天地五行合聚,此为九宫,据我所知,你妹妹应该合阴阳家掌控木叶生机一道的少司命之位。”

“少司命归位,阴阳家九宫圆满,数百年来的谋划初成,所以,你现在该知道她的重要性了!”

自顾轻抿着竹盏中的热水,看似刚沸腾,实则于己身现在的肉体而言,没有太大感觉,撇着那陡然间静默无言的小灵,将个中玄妙娓娓道出。

阴阳家九宫齐聚,便可大力加持秦国一天下过程,收拢苍龙七宿的力量,非如此,这几年阴阳家不会在咸阳如此不显。

一个初入先天境界的武者,欲要带走将来的少司命,就是师兄赤松子出面都不好使,玄奥者,为之命运不可改,苍白者,便是力量不足以改。

“阴阳家,神都九宫,东皇太一,少司命……!”

“求玄清师叔救我妹妹,只要师叔能够救出妹妹,小灵愿意付出任何代价!”

寂静空悠的竹屋内,随着先前周清语落,直接陷入深层次的无声无息状态,小灵就那般一个人呆呆的站立在蒲团前,神色不住变化。

对于师叔所言,心中并没有怀疑,而且师叔也没有骗自己的必要,当初在三晋之地侥幸得遇天宗北冥前辈,现在回想起来,北冥前辈好像也知道带走妹妹的人是谁,只是没有插手。

如今从师叔口中知道这般多的信息,对于自己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,小衣难道真的是阴阳家少司命的人选?

如果真的是这样,以自己现在的力量决然无法将其救出。先前入天宗之内,便是想要快速的修行,好有足够的实力进入阴阳家,探寻妹妹的下落,然后伺机将其带走。

少女洁白冬日写真用棒球热身

难道现在一切都是虚妄了?

不!

这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!

淡蓝色的眼眸深处掠过一股痛苦的思绪,周身更是弥漫强弱回旋的玄光,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条如此艰难道路,难道真的没有办点办法了。

双手在身侧仅仅握着,脑海中万千思绪纷飞,欲要找出万之策,但越是细细思忖,越是心中痛楚频生,忽而,在内心纠结缠绕之时,眼角余光撇着不远处静静品味清水的师叔。

不由的,脑海中再次闪过一缕灵光!

自己办不到,但是小师叔绝对有这个能力,或许小师叔的实力比不上踏足悟虚而返的东皇太一,但小师叔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身为大秦封君,位高权重,阴阳家不过百家之一,绝对抵抗不了秦国的命令。

念及此,那前一刻还万般杂念纷扰的神色上陡然流出些许希冀,屈身跪拜,深深一礼,久久无言。

“为了你妹妹,而得罪阴阳家的东皇太一,这个买卖对于秦国来说,并不划算。”

“不过,一个月后,我倒是可以带着你前往神都九宫一趟,期时,如何抉择,在你自己。之后,你便了却凡俗,入天宗吧。”

诸子百家的显学中,唯一表现出亲秦的便是阴阳家,为了一位和己身无关的女子,而得罪东皇太一,这非秦国行事法则。

然而,于自己来说,那个少司命倒是可以见一见,所为也非阴阳家的少司命,而是眼前的小灵,其天资卓越,修行一载多,便是入先天。

若是接下来待在自己身边修行,将来成就悟虚而返不难,道家天宗也就有了更长久的底蕴,北冥师尊让其入道家修行,也未必不是这个打算。

“多谢小师叔!”

果然,听到周清这般的回应,小灵那仍旧跪拜的神色上陡然喜色流露,连忙腰背挺直,对着周清再次深深一礼,有小师叔出面,自己一定可以将妹妹带出来。

到时候,入道家天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!

******

静堂!

这是道家天宗弟子闭关修炼的一处僻静区域,乃是迥异于后山禁地的另一处绝佳修炼之地,坐落于两条河流交汇之地,水韵弥漫,潺潺作响。

静静聆听,在水韵的护持下,徐徐进入清静状态,春日渐进,朝阳初升,辰时刚入,这里便是汇聚了一位位道家天宗弟子。

遵循掌门之令,在此静心修行,以其大机缘降临,一道道玄光护体,一缕缕天地元气汇聚,融入己身经络,壮大本源。

“师弟,他们都已经到了!”

身法而动,悄声步入其中,未掀起一道道能量波动,天籁传音,赤松子与周清凭空出现在静堂区域,看着一位位弟子席地而坐,不住颔首,他们就是道家天宗的未来。

“甚好!”

周清面上同样微笑不断,一念而觉,周身浓郁的紫色玄光扩散,双手掐动印诀,顿时一股股更为本源的清静之气扩散,笼罩整个静堂所在。

随即,看了师兄一眼,一步踏出,凌空而起,身下顿显混元太极,本源运转,头顶三花隐现,浑身垂落清静自然,双手印诀掐动,眉心淡淡的金色光芒隐现。

“道!”

“道……!”

“道…………!”

施展一切法智神通,演化无碍法门,体悟清静自然,妙悟道**转,以众妙音,开示悟入,虚空盘坐,头顶三花无穷无尽。

口吐道音,灵觉笼罩这方静堂,将己身所感悟的玄妙加持其内,涌入每一位在场的心间深处,大象无形,随着周清神通施展的身入,漫天异象放入融入虚空,肉眼看之不清。

“凌虚御风,列子大成,三花聚顶,大音希声!”

“师弟,你……瞒得我好生苦啊!”

观眼前师弟的诸般动作,赤松子神情先是一愣,而后满是不可置信,眼眸深处沉浮师弟施展的妙法,无论是凌虚盘坐,还是三花聚顶,亦或者大音希声,那都是悟虚而返的境界标准。

身为天宗掌门,对于这一点无比清楚,故而,对于师弟如今的境界为何,也是彻底明悟,绝对已经踏足悟虚而返的境界。

就是不知道师弟踏入其中有多久了,记得两年前的三川郡洛阳,师弟一己之力镇杀赵国中山夫子,那个时候师弟的修为很有可能就踏足其中,不然不会如此轻易镇杀中山夫子。

百十个呼吸过后,赤松子面上又是大笑不已,摇头而叹,师弟不愧是天宗千年以来的资质最高之人,短短六年的时间,从初入修行,到如今的悟虚而返,百家之人,无一人可及。

心中再次舒缓许多,放开心神,体表自生玄光,寻了一处空旷之地,屈膝盘坐,感悟师弟所传达的天地玄妙,汇入己身。

对于化神第二个层次,自己已经参悟奇妙,只要有时间进行摸索,便会真正破入其境,今日,有了师弟的助力,说不准,可以直接破入其中。

又是数十个呼吸过去,整个静堂之内,天地沉寂!

一炷香之后,静堂区域内的百十人中,陡然有七八位先天顶尖的弟子有所悟,通体玄光扩散,感悟更深,迈入先天巅峰层次,化神可期。

两柱香之后,静堂区域内的百十人中,又是有十多位先天普通的弟子有所悟,通体玄光扩散,感悟更甚,迈入先天精英水准,化神亦是可期。

就是还停留在炼气通脉层次的天宗弟子,都隐约感受奇妙,半个时辰之后,三位炼气巅峰的弟子瞬间破开枷锁,登临先天。

一个时辰之后,周清身形瞬间消失在静堂深处。

两个时辰之后,静堂内的诸多修炼接连醒转,一缕缕斑斓的玄光扩散,清静之气的余韵淡化,有感体内真气的提升,有感双眼中寰宇的变化,一道道惊喜之音弥漫。

“哈哈,这是你们小师叔施展道家妙法,给你们的缘法,接下来的三天,你等就继续待在静堂修行,据我所感,清静余韵虽淡,但却未曾消散!”

“你等当用心感悟!”

赤松子亦是收拢浑身玄光,感受此刻体内的浩荡之力,面上欢喜不断,悠然起身,耳边听着周围一道道同样的喜悦之音,更是乐动。

踱步而行,于此处静堂内尚未离去的弟子深深而语,短短两个时辰内,他们的实力都或多或少有些提升,尽管没有一位破入化神,但却多了一丝破关的可能。

“尊掌门令!”

“尊掌门令!”

“……”

语落,一位位神情惊喜的天宗弟子道礼而落。

半柱香之后。

周清所在的经阁旁竹屋内,掌门赤松子踏步而进,看着仍在条案一隅静观先贤典籍的师弟,无奈摇摇头,这般参悟虽有所得,但对于师弟这般的境界,已经太慢太慢。

“小灵,你先出去,我有话与你玄清师叔说。”

对着同样在竹屋内翻看典籍的小灵,赤松子摆摆手,迎着其看过来的目光,点点头。

“是,掌门!”

小灵不疑,起身道礼而退。

“师弟,以你现在悟虚的境界,这些先贤典籍虽有大用,但耗费的精力可是颇大,自从师尊破入悟虚而返以来,甚至登临化神玄灵以后,就已经很少前来经阁了。”

“你可知为何?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