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黄视频软件

..co,最快更新超品农民最新章节!

面对着袁风提出的请求,王伦很快给出了回答。

“袁盟主为了散修势力着想,是站在散修势力这边的,所以认为杀金龙以及刘正我合情合理,但袁盟主该考虑到,我和的立场不同。”

杀金龙这种妖兽还可以,但无缘无故去杀宗门势力的刘正我,王伦并不想。他和刘正我无冤无仇。

何况,这种方法也是下下策。

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样的方法才是上策。

一旦杀死了金龙,或者是刘正我,不但无法压服那两家势力,反而会引发那两家势力的孤注一掷,到时候那两家势力即便攻破不了散修势力的总部,也会带着火气,对散修势力的地盘进行不停歇的骚扰,制造局部的暴动。

而他的看法,是只要能镇住那两家势力,让他们在未来数年内,不敢轻举妄动就行。

袁风听见后说道:“我不是什么圣人,是不想看到那么多的散修惨死!说实话,当时我没有毁掉空间信标,再怎么说也是让道友免于一场灾难,道友应该出手帮一下散修势力。”

他是真的不想散修们出事。来到这儿的散修,都是走投无路的人,好不容易依托散修势力在这儿生存下来,散修势力如果一垮,这些人都将完蛋。

要知道,在这个比外界更弱肉强食的地方,散修们失去了自保的能力,下场就是死。

他曾经领着这些散修浴血奋战过,不想他们出事。

钢琴与美女

“的要求我办不到,”王伦说道,“但可以通过其他的办法,帮助到散修势力。”

王伦同样不想这儿的散修被灭杀,尤其是被妖兽灭杀。

既然袁风确实在空间信标的事情上留了余地,他卖个好给袁风也没关系。

“怎么帮?”袁风立即问道,想听到确切的答复。

“自然是去吓唬那两家,”王伦说道,“让他们知道,我是站在散修势力这边的,就足够了。”

袁风说道:“等一等。让郑盟主过来一趟吧。”

这个好办。王伦离开小屋,让大门处的守卫向郑睿龙禀告。

一会儿后,郑睿龙进来了。

袁风将自己的想法和郑睿龙说完,然后说道:“现在是盟主了,听听他的办法,看是否能取得效果。”

郑睿龙邀请王伦开口,王伦说道:“我会去这两家势力的总部,进行一番破坏和打压,让他们知道不能来招惹散修势力,正常来说,我的存在,会让这份威慑力持续十年还是没问题的吧。”

“如果他们认为道友加入了散修势力,的确不敢轻举妄动,但三四年过后,会忍耐不住,开始进行试探。”

“届时如果不能给予回应,他们便会怀疑道友是否还在散修势力里面坐镇,如果连着几次试探下,道友都不现身,他们的胆子会越来越大,恐怕不出五年,就会大规模动手了。”

郑睿龙分析道。

前面几年,那两家势力确实不会行动,但见不到散修势力进行地盘的扩张,他们便会有所怀疑了。

毕竟,散修势力手握一名实力如此之强的修士,却不去趁机扩充地盘,本身就让人怀疑。

王伦听懂了,对郑睿龙说道:“那我会进行比较高程度的打压,比如打伤金龙和刘正我,制造出的威慑力维持十年不成问题。”

话锋一转,王伦道,“关键在于们,们如果能在十年内培养出新的元婴修士,足以在以后和那两家势力分庭抗礼。”

“我赞同。”郑睿龙点头,“道友如果能这样相助,对散修势力来说是很大的帮助。”

王伦很爽快地表态:“两天内,我会将这事办好。”

随即,王伦站起来,朝郑睿龙和袁风点了点头,离开了屋子,御空飞行飞出了散修势力总部。

王伦走了后,郑睿龙马上问道:“袁盟主,和冷面师太到底与王伦结下了什么死仇?”

袁风将事情经过说了一番,然后转移了话题,说道:“现在这具躯体并不适合我,郑盟主,我想在囚徒中找一找,可以么?”

“当然可以啊,”郑睿龙说道,“盟主这么和我说话,太见外了。”

但袁风却正色道:“郑盟主不要再称呼我为盟主了,我身上发生的事,以及回来的消息,瞒不了人,大家迟早都会知道,现在必须有按照规矩办事,比如在身份上,我不能僭越了,否则不利于郑盟主在大家心中的威信。”

“好,就按照盟……按照道友说的办。”郑睿龙也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的道理,袁风这么做是对的。

“十几名囚徒,袁盟主尽管去选择,”郑睿龙说道,“私下里我还是叫袁盟主吧,有任何的吩咐,袁盟主尽管说。”

郑睿龙不清楚袁风重新夺舍并且成功了后,会不会留在这儿。当然,那是以后的事了,最起码目前,他需要袁风留在这,和他一起应对接下来充满挑战的局面。

“好,待会儿我就去囚笼看一看,希望能选到一具合适的躯体。”

袁风不喜欢现在的这具躯体。这只是他的元婴暂时栖居的地方而已,他需要找到契合度达到一定程度的躯体进行夺舍,如果在这儿找不到,也会想办法去宗门势力的地盘范围内寻找。

郑睿龙关心散修势力的处境,询问道:“袁盟主,王伦真的会像说的那样,去另外两家势力制造威慑么?”

“会的。”袁风对此没有怀疑,接着像自言自语一样说道,“其实应该和他合作的,此人守诺。”

袁风虽然没问王伦有没有在热镜火山得到高仰停的宝物,但基本能猜到炼器宝地被王伦发现了。

如果一开始是和王伦合作,也许他可以分得部分宝物。

可没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了,他走错了路,大好局面被他亲手葬送了。

“袁盟主,”郑睿龙觉得事不宜迟,“是否现在就去囚笼?”

“好。”袁风应道,想起来一件事,说道,“郑盟主,之前我离开灵暴世界时,有二十多名散修托付我为他们办点事,我没有办完,待我将没办好的事整理出来,抽个时间,组织那些委托人和王伦见一面,看王伦离开灵暴世界去了外界后,能不能帮他们办妥。”

“行,我记下来了。”郑睿龙立即答应了。

散修都是走投无路才进灵暴世界的,很多人在外界有放不下、牵

挂着的人或者事情,而有些事情是袁风到了外界后能帮忙做到的,比如传递几个消息,比如尝试报仇,比如送上一些金银等等。

现在袁风是肯定没法一一去完成这些了,但王伦能离开灵暴世界。如果王伦愿意帮忙,对那些散修来说绝对是很好的事情。

“那好,现在麻烦带我去地下囚笼那边吧。”

袁风说道。现在他也没有其他的执念了,只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躯体夺舍成功,然后从头开始修炼。

即使修炼不到以前的境界,无法离开灵暴世界,但呆在散修势力里面也不错,比起外界来,这儿有熟人,有朋友。

出去后,大门口值守的四名护卫恰好有两人在附近巡逻,见到了袁风和郑睿龙,先向郑盟主打过了招呼,面对袁风的时候两人则有些尴尬。

袁风笑着道:“我姓张,以前的袁风已经没了。”

两名护卫应道:“是,我们听到了。”

袁风打算换到新的躯体后,就隐姓埋名住在散修势力中。而到时候现在的这个中年男子的形象就会永远消失,即使散修势力的散修们讨论他,也不会再找到他。

……

王伦飞到了湖泊的水面上,再次入水探查了一遍。

空间信标完好,没有被破坏。

他答应过郑睿龙,两天内会施压给宗门势力和妖兽势力,肯定是先做完这件事,再在“灵月日”的那天探查秘地。

“探查的地方就选在这儿好了,可以盯着空间信标,防止出事。”

王伦现在的重中之重,就是保护好空间信标。

最迟一个星期,他便会通过空间信标,离开灵暴世界。

而选择探查的地点在湖泊这儿算是保险起见。反正选择其他地方也一样。

毕竟,天凤仙子曾经的住处他已经探查过了,那是灵暴世界内他认为唯一算得上是特殊的地方。

所以,除了那处地方,其他地方在他眼中的价值都一样,选择在哪儿探查秘地都没关系。

“我这次去另外两家势力,来回加在一起的时间最短也要一天,保险一点,还是设置一个水下防护阵法吧。”

王伦不是不相信袁风,但空间信标可以说是他的命-根-子,容不得有失,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。

御灵仙法中,就有关于水下防护阵法的布阵方法的介绍,而且不止一个。

王伦比较过后,选择了其中一种短时间内消耗灵石速度最快、但提供的防护力度最强的布阵方法。

这法阵纯粹是防御性质的,消耗的灵石也必须是上品或者极品灵石,防护效果出现了后,会如同一座大钟扣住需要保护的目标。

王伦按照布阵的方法操作,最后将身上仅有的十几块上品灵石部用上。

有这些灵石提供能量,保护法阵可以运行五天左右。

所以不但是这两天外出无忧,之后的三天时间里,他也可以不用时时刻刻守着空间信标。

如果有结丹修士攻击保护法阵,在那么深的水下,对方恐怕需要攻击一整天才能破开法阵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